官司打了一年多,魯斌從沒想過自己一方會輸。

魯斌是四川省江油市中醫院院長。2017年6月,醫院與北京遠程京衛醫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遠程京衛”)、寶信國際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下稱“寶信公司”)簽訂了在腦卒中領域的融資租賃合作項目。合同約定,遠程京衛為江油市中醫院提供醫療設備,并邀請專家前去會診及手術,寶信公司提供醫療設備款,江油市中醫院分3年付清所有醫療設備租金。

“但是從簽合同到現在,我們醫院就沒收到過設備,連一個螺絲釘都沒收到。所以這個租金,我們醫院不該付。”魯斌說。

但2018年2月,江油市中醫院被寶信公司告上法庭,后者要求其支付設備租金。2019年6月26日,西安市中級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支持了寶信公司的訴訟請求。

出現類似情況的,遠不止江油市中醫院一家。7月10日,來自全國各地的七八十名醫院負責人聚在西安開會,討論上訴事宜。他們都與遠程京衛的母公司——遠程視界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遠程集團”)或其旗下子公司,以及寶信公司簽訂了融資租賃合同,都沒收到醫療設備或只收到一小部分設備。6月底,他們陸續收到了西安中院的相似判決,不少人怎么都想不明白:我們這些人能當上院長也都不是傻子,為啥就上當了?

7月9日,幾十名醫院負責人在西安商討上訴事宜。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2018年2月至8月,全國已有至少50家醫院向警方報案,稱遠程集團及旗下多家子公司涉嫌合同詐騙,多地警方已立案。

2018年9月3日,國家衛健委發出通知,要求各省衛健系統統計、報送當地醫療機構與遠程集團合作的相關情況。

猝不及防的官司

魯斌最初察覺到問題是2017年9月。

當時,江油市中醫院收到了寶信公司發來的《逾期支付催租函》,要求醫院支付腦卒中項目的第三期設備租金、逾期利息共計98.175萬余元。如果在9月30日前仍未付清,將會起訴。

魯斌當時就蒙了:一來醫院根本沒收到設備;二來遠程京衛也承諾過,設備沒到位時,他們會先替醫院墊租,寶信公司為什么會給醫院發來催租函?

他找到醫院財務詢問具體情況,財務查詢賬目后表示,合同簽訂后的前兩個月,遠程京衛確實向醫院轉了租賃款,醫院隨后均轉給了寶信公司。但2017年9月,也就是合同簽訂后的第三個月,遠程京衛的租賃款沒到。

接到催租函的第二天,魯斌就跑到北京與遠程京衛交涉,遠程京衛的法定代表人韓春善接待了他,“韓春善說你先回去,我來協調,不會讓寶信公司起訴你們。”

但5個月后,魯斌還是收到了西安中院發來的傳票,寶信公司把江油市

[1] [2] [3] [4] [5] [6] [7]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