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金融監管愈發趨嚴,2019年更可謂是商租的監管元年。商租監管實質上開始了從無到有的監管,在此背景下,我們通過金融租賃公司受銀(保)監監管處罰的實際情況來看一下金融租賃公司的監管現狀。

金融租賃公司的監管處罰,筆者找尋了自2015年至2019年7月的處罰數據,共計24次處罰(可能不夠完整),其中2017年被處罰數量最多。

其中涉及19家金融租賃公司被處罰,被處罰最多的金租接到4張罰單,僅有一家;另外兩家金租接到兩張罰單,其余各家均接到一張罰單。具體哪些金租受罰,在此不予披露,此次了解的核心內容在于被處罰的原因上,以及監管的嚴苛程度上。

這五年中,處罰原因較具有共性的有八個(罰單列式多個處罰原因的,按原因相似程度整合分類),
其中:

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發生五次,是被處罰的最主要的原因。其主要發生在租前調查上:兩張罰單處罰原因為租前調查不盡職,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一張罰單處罰原因為非潔凈出表、嚴重違反審慎經營原則;一張罰單涉及違規為地方政府(平臺)融資,以公益資產作為租賃物;另一張罰單僅載明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審慎經營是監管的最重要、最核心的內容。

時間上來看,2015年出現一次;2017年、2018年各出現兩次。

違規為地方政府(平臺)提供融資時被處罰的第二大原因,共發生四次,時間上看2017/2018年各發生兩次,2019無發生。違規為地方政府(平臺)提供融資將是監管的重點領域。

盡職調查不到位,或租后管理失職在處罰原因中,出人意料的奪得季軍,發生了三次,時間上2015/2017/2018個發生一次。

向不符合租賃條件的項目或以不合規租賃標的物進行租賃融資發生三次,其中兩次明確載明處罰原因為以公益性市政資產作為租賃物。時間上2015/2018/2019各發生一次。根據時間估計,2015年發生的應并非是由于以公益性市政資產作為租賃物。可以預見,以公益性市政資產作為租賃物將是未來監管的重要內容。

耐人尋味的是2019年因“以公益性市政資產作為租賃物”,有金租被處罰,但未涉及“違規為地方政府(平臺)提供融資”。

此外涉及到資產方面的集中度問題也是監管的核心。而數據報錯,責令改正后繼續出錯;未經任職資格審查,更多表現出的是對監管的漠視與不尊重。

除上述八個處罰原因之外,涉及的被處罰原因還有:

業務制度違反監管規定

不良資產非潔凈出表

未制定明確的服務收費標準并公示

辦理融資租賃業務時搭售理財產品

未有效識別關聯客戶授信風險進行統一授信等違法違規問題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