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周知,租賃業務分為融資租賃與經營性租賃,融資租賃業務又分為直接租賃與售后回租。融資租賃業務與經營性租賃業務區別除了在設備權屬、設備風險等方面,在經營準入方面也有區別。

經營準入的區別主要在于融資租賃業務是持牌類金融業務,其回租業務直接定性為貸款服務,而直接租賃歸類為現代服務業;而經營性租賃則是現代服務業—租賃業,非持牌方可經營。

對于融資租賃,還有一個融資與融物區別,這是筆者入行時的概念,時下可能已經淡忘。首先來說融物,也可稱作融物性租賃,是指直接租賃或租賃物購置在三個月以內的回租,基于對物的需求促使產生了租賃業務。而融資,也可稱作融資性租賃,是指基于對資金的需求產生的業務,租賃物多為購置超過3個月的設備。特別說,這種概念并非固定、公認的概念,更多的是基于業務管理需求產生的概念,而此處的3個月也并非一成不變。

而經營性租賃業務,本質上是融物,一定程度脫離了金融屬性。然而融資租賃公司不論商租還是金租,經營的經營性租賃實質上更是資金的業務,金融屬性依然非常濃重,但設備租賃公司的業務本質,更加傾向于設備經營而非資金經營。

目前國內市場經營性租賃主要掌握在租賃業千億俱樂部手中。比如航空航運業務,在工銀、國銀、渤海租賃等少數幾家;設備經營性租賃,上海龐源機械租賃公司及遠東宏信子公司宏信設備在建筑機械領域的租賃業務規模最大。龐源機械及宏信設備2018年同時入圍世界100家最大租賃公司排行榜IRN-100,分別位列68及82位。但兩家公司均非融資租賃公司(即無融資租賃牌照,設備經營性租賃本身不需融資租賃持牌經營,從另一方面說明了,國內的融資租賃業務更多側重的是融資業務,而非租賃業務)。

從規模角度來說,航空航運領域的經營租賃的合同額遠高于設備經營租賃,而租賃公司在航空航運領域的經營性租賃也多以干租為主。干租僅涉及飛機的租賃,不包括機組和備件,承租人必須自己提供機組、燃油,自己提供或有專業機構提供維修服務。出租人甚至連飛機轉場也無法自己解決,需要承租航司安排機組解決。這也就決定航空航運領域的經營性租賃實際是資金融通業務。其租賃方案更直觀的體現為購機款的時間價值,而租期往往時間非常長,利用效率極高。

而設備租賃業務,套用航空租賃中干濕租概念的話,則以濕租為主,不僅僅提供設備,更為承租人提供司機司乘,其燃料、維保也基本有自己負責。其租賃方案更是取決于市場上同業競爭的程度,多以時租為主,利用效率低,往往

[1] [2] [3] [4]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