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受益于國家政策層面的支持和經濟發展的不斷提速,我國融資租賃行業市場規模和企業競爭力顯著提高,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融資租賃市場。

截至2018年12月,國內共有11,777家融資租賃公司,其中有11,311家外商投資融資租賃公司,合同余額總額約為2.07萬億元人民幣;有397家內資試點融資租賃公司,合同余額總額約為2.08萬億元人民幣;并有69家金融租賃公司,合同余額總額約為2.5萬億元人民幣。

早期行業荒蠻化生長 市場亟待監管

融資租賃作為與實體經濟緊密結合的一種投融資方式,不同于銀行信貸的業務模式,以“以物融資”的方式為主,是推動實體產業創新升級、帶動新興產業發展、拓寬中小企業融資渠道和促進經濟結構調整的積極力量。

但在融資租賃行業發展初期,由于法律法規和監管體系的不完善,以及抵押登記制度的不健全,導致租賃物資產的處置較為困難,不能成為對抗風險的有效手段,因此很多融資租賃公司都在做與銀行信貸類似的融資模式。

隨著行業的快速發展,類信貸金融業務的風險也逐漸顯現出來。為規范行業秩序,近年來國家對金融領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嚴監管和防風險并舉,對原有監管體系外的金融機構展開了風險摸底和排查,相應地融資租賃行業也被納入統一的監管體系之中。

行業監管進入新階段 各地政策頻出

融資租賃多頭監管的狀況已經發生改變,自2018年4月20日,商務部將制定融資租賃企業業務經營和監管規則的職責劃給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銀保監會”)以來,融資租賃行業的業務發展和監管都將進入一個新的階段。

在全國范圍內,由銀保監會統一牽頭,制定頂層監管方案,而具體的監管工作由地方金融監管部門負責。有消息稱銀保監會將在今年年內對《融資租賃企業監督管理辦法》(2013年商務部337號文)進行修訂,并同時對總體的經營和監管規則加以明確。雖然目前銀保監會層面與行業監管相關的規章制度尚未出臺,但各地金融監管部門自今年年初已陸續發布地方性條例,為融資租賃企業的經營行為設定規則。

從今年地方金融監管部門發布的《四川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條例》(“四川條例”)、《關于進一步促進本市融資租賃公司、商業保理公司、典當行等三類機構規范健康發展強化事中事后監管的若干意見》(“上海意見”)、《天津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條例》(“天津條例”)以及《關于加強我市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工作的指導意見》(“天津意見”)這幾個文件來看,監管思路整體是趨嚴,但也體現出地方性差異。各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