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智租賃和供應鏈融資租賃非常契合,主營業務就是這一塊。

 迪智租賃大股東是迪安診斷,是浙江一家專業從事醫療檢驗的上市公司。其主營業務以供應鏈為主,他們從設備供應商購買一些設備放置醫院并銷售耗材,是醫療領域的傳統經銷商。在國內迪安做得規模比較大。各種醫療機構有一萬多家,因此當初設立迪智租賃主要是考慮供應鏈的金融。

  迪安模式非常簡單,最大供應商是世界500強羅氏診斷,羅氏在醫療行業排在第四位,年銷售額300多億美金,在檢驗檢測領域是全球老大。迪安從羅氏購買設備放置到醫院,且迪安再從羅氏購買耗材銷售到醫院,設備試無償放置在醫院,當時全國幾乎都以這個模式為主。但這個模式在2015年受到了國家政策的挑戰,政策明文規定,如果是贈與設備不能進行該設備耗材銷售,杜絕屬于不正當的競爭。該規定出臺后,各公司調整合作模式,成立了融資租賃公司,起到兩個作用:1、合法。在供應鏈端引入了融資租賃公司,使之交易結構合法化。2、給經銷商提供融資。主要就解決這兩個方面的問題。

  模式合法化沒有問題,雖然有很多的障礙,包括浙江所有的醫院只有經過浙江省衛計委同意才能進行融資租賃。后來直接和衛計委政策司溝通,他們認為融資租賃有障礙但經營性租賃還是敞開的,經營性租賃產權不屬于醫院,完全屬于出租方且對醫院招投標要求不高。為此我認為這鏈條上能搭建租賃的橋梁,融資租賃公司在這個鏈條中可以起到作用。

  業務結構比較簡單,我們向供應商購買設備租給醫院,是固定租金的經營性租賃,早期我和遠東租賃合作業務,大家探討的模式也是如此,注重實質內容而形式上合規,在法律上沒有問題就可操作。

  迪安是上市公司,信用相對較高。如果迪智經營性租賃給醫院,醫院原本不支付租金,只是給你耗材差價,現在要付租金,這個租金如何處理要設計好,迪安經銷商可以將耗材差價留一部分給醫院,由醫院付租金。我們通過經營性租賃形式把利益重新分配,打通供應鏈條,在供應鏈業務中起到積極作用。

  另一方面,設立迪智租賃可以通過其資金融通減輕大股東迪安的資金壓力,否則迪安直接向羅氏采購設備有資金壓力。當然我們業務按照市場條件已經延伸到其它經銷商。做醫療租賃業務主要把握好兩方面,一個是供應商的實力比較強,由其作為核心企業;另一個可以是醫院有實力和信用。這兩方面,只要控制了一方面就能控制該租賃項目的風險。也就是說,如果同大醫院簽定租賃合同,租金回款的保障就高。如果設備供應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