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租賃合同中,在承租人付清租金前,出租人對租賃物享有所有權,租賃物對出租人的債權起到保障作用。但由于租賃物的所有權和使用權分離,租賃期間租賃物始終處于承租人的占有和控制下,一旦承租人經營困難或資金緊張,就很容易發生擅自處分租賃物的情況。比如轉讓租賃物、利用租賃物通過抵押或售后回租的方式進行再融資、轉租租賃物、租賃物交由第三人無權占有使用等。本文就其中租賃物轉租(或交由第三人無權占有使用)的情形進行分析,研究此時出租人的權利如何救濟。

  首先,我們看一則最高人民法院的案例【案號:(2017)最高法民終213號】,該案中承租人欠付租金并將租賃物轉租給第三人使用,出租人起訴主張:1、承租人償還全部租金;2、承租人與第三人關于租賃物的轉租合同無效,第三人停止使用租賃物并返還;3、第三人對承租人的未付租金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最高人民法院判決支持承租人償還全部租金,但駁回了出租人對第三人的全部訴訟請求。該案給出租人潑了冷水,讓人不得不慎重思考應當采取怎樣的訴訟策略方能有效地維權。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十二條規定,承租人未經出租人同意,將租賃物轉讓、轉租、抵押、質押、投資入股或者以其他方式處分租賃物的,出租人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根據上述規定,在承租人擅自轉租租賃物或交由第三人無權占有使用時,我們認為出租人有權解除融資租賃合同,合同解除后承租人負有返還租賃物的義務,對于第三人來講,繼續占有和使用租賃物沒有了合法的依據,侵害出租人作為所有權人的合法權益,因此也負有停止使用和返還租賃物的義務,如果繼續無權占有使用,第三人應當向出租人支付租賃物的占有使用費用,我們認為出租人可以主張按照融資租賃合同約定的租金來計算租賃物占有使用費。

  從程序上講,合同解除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出租人書面通知承租人,解除合同并要求返還租賃物,另一種是通過訴訟方式行使。前一種,一旦涉訴,解除合同通知是否具有合法依據需要法院重新審查判斷,對于出租人來講具有一定的風險;后一種,能否同時起訴承租人和第三人,上述最高人民法院案例持否定態度,理由是出租人主張承租人償還租金是基于融資租賃合同,主張第三人轉租合同無效并承擔連帶支付租金責任是基于第三人侵權,一個案件中不能同時主張違約之訴和侵權之訴。我們認為該判決理由有待商榷,上述審判思路固然有其道理,但是卻不利于案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