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問題的提出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融資租賃司法解釋》”)第九條規定:

“承租人或者租賃物的實際使用人,未經出租人同意轉讓租賃物或者在租賃物上設立其他物權,第三人依據物權法第一百零六條的規定取得租賃物的所有權或者其他物權,出租人主張第三人物權權利不成立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二)出租人授權承租人將租賃物抵押給出租人并在登記機關依法辦理抵押權登記的……。”

    融資租賃法律關系中,租賃物的承租人或者實際使用人無權處分的效力認定涉及對出租人和受讓方的利益平衡保護問題,故上述司法解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以下簡稱“《物權法》”)第一百零六條的規定,在規定第三人可以根據善意取得制度取得租賃物的同時,也規定了善意取得的適用除外情形,其中包括出租人對自己所有的租賃物辦理抵押,行業內通常稱為“自物抵押”。

    根據擔保法及其司法解釋的規定,債權人在主張債權的同時,可以就設定擔保物權的抵押物行使優先受償權。但司法實踐中,部分法院認為基于出租人已經享有租賃物的所有權,所有權與抵押權的權能不能兼得,因此不能主張優先受償權;另有法院認為《融資租賃司法解釋》第九條的立法原意在于保護出租人的所有權,而并非一般意義上為主債權設定的擔保物權,因此行使優先受償權缺乏法律依據。

    本文試就“自物抵押”享有優先受償權的法理依據、法律依據、司法實踐的觀點作一定探討。

二、司法實踐的爭議

01、正方觀點

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終897號

裁判日期:2018.03.26

    一審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雖然國興公司與方正公司就案涉租賃物又辦理了抵押登記,國興公司為抵押權人、方正公司為抵押人,但其真實目的是為了保護出租人國興公司的權利、防范風險,防止其他人依據善意取得制度對租賃物主張權利。這種做法亦被《融資租賃司法解釋》第九條之規定所認可。”

    因此作出判決:“國興公司自抵押登記時起對長金租抵擔字(2013)第0068-3號、長金租抵擔字(20l3)第0068-3-1號《抵押擔保合同》項下的抵押物享有抵押權。在方正公司不履行前述債務的情況下,國興公司可以在抵押擔保的范圍內對抵押物享有優先受償的權利,對方正公司的抵押財產享有抵押權。”

    最高人民法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7)滬01民終9050號

裁判日期:2017.09.27

[1] [2] [3] [4]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