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提示:
融資租賃公司作為出租人,應防范承租人一物二賣的風險。尤其在售后回租業務中,依照交易鏈條上的前后傳承,出租人一方面要充分發揮善意取得制度,防范交易在先的其他融資租賃公司的權利優先于自己,另一方面又要防止交易在后的其他公司依照善意取得制度從自己手中奪取相關權利。
在現有法律制度下,應當如何把握善意取得制度,使自己的合法權益得到有效保障?本文解析如下:
一、瞻前:如果承租人在售后回租之前已經將標的物出售給其他出租人
假設承租人已經將租賃物出售給另一家融資租賃公司又從該公司租回,那么承租人與當下的融資租賃公司簽訂售后回租合同時,因該租賃物已經出售,承租人并非租賃物的所有權人而僅為承租人,其再次與融資租賃公司簽訂買賣合同系無權處分,僅在符合善意取得的條件下,融資租賃公司可取得租賃物的物權。因此,作為后買受人的融資租賃公司的目標應為如何通過善意取得獲得標的物的所有權。
根據《物權法》第一百零六條之規定,“無處分權人將動產轉讓給受讓人的,符合下列情形的,受讓人取得該動產的所有權:(一)受讓人是善意的;(二)以合理的價格受讓;(三)標的物已經交付給受讓人。”
根據前述善意取得的構成要件,因動產系以占有作為所有權的公示形式,故承租人以其現實占有的標的物與當下的融資租賃公司簽訂買賣合同,作為買受人而言其有理由以承租人的占有狀態主張其對承租人處分權的信賴,故其善意通常不受質疑;又因出租人購買租賃物也會足額支付對價,對價要件亦能滿足,因此,余下的交付要件是是否構成善意取得的關鍵,即出租人必須盡量完善交付行為。 

《物權法》第二十七條規定,“動產物權轉讓時,雙方又約定由出讓人繼續占有該動產的,物權自該約定生效時發生效力。”從而規定了占有改定的交付方式。而法院在司法實踐中,對以占有改定的交付方式能否構成善意取得存在較大爭議。為了避免出現法院不支持通過占有改定善意取得的風險,在售后回租交易中,融資租賃公司最好要求承租人對自己進行現實交付。當然,這種現實交付并不是由承租人將租賃物運送至融資租賃公司的營業地進行交付,實踐中可以簡化為一種儀式性的現實交付。即融資租賃公司派出接管人依據售后回租合同中的買賣合同條款接管租賃物,其中包括真實移交相關的單證資料、現場清點設備、現場簽收移交的設備清單等。接管人接管后,再次依據售后回租合同中的租賃合同條款,將租賃物移交給承租人占有,形式上同樣包括單證資料的移交、設

[1] [2] [3]  下一頁